游玩
您所在的位置:愛西充旅游網 >> 玩轉西充 >> 游玩

西充雙龍橋的風水文化

2015-03-12 16:26:33 來源:南充晚報  

     住在四川哪些村鎮生活最安逸?住建部近日公布第二批國家級宜居村鎮,南充市西充縣鳳鳴鎮雙龍橋村入選。西充縣鳳鳴鎮雙龍橋村,去年年底以來聲名鵲起, 是因為當地問世的一個微電影拍攝基地。然而,當地極具特色的歷史文化,卻似乎不為外界所知。

    “‘十里生態畫廊’、‘日月釣魚潭’等旅游景點建成后,這里可望成為風水文化中的童話世界。”雙龍橋村黨支部書記楊睿說。

龍身拱橋至今是個謎
    2月4日上午,4名來自清華大學的學生在市、縣組織部相關人員的陪同下,來到這里調研。這幾名大學生,慕名雙龍橋的歷史文化,利用寒假假期,對當地的歷史與明天,進行了調研和系統研究。
雙龍橋的地形與川北一帶丘陵相比有與眾不同之處:兩座青山夾著一條靜靜的小河,從空中俯瞰如同一道長長的山川。雙龍橋村就夾在這山川之間。
    “前面那座山叫張陰山。”正午時分,“立春”的太陽穿破薄霧,站在雙龍橋頭,村監委會主任何貴雄指著橋對面對記者說。他手指處,是一座看起來并不多高的山。山雖不大但看得出來植被不錯。與張陰山相對的,是一座名叫元山包的山。與張陰山植被一樣,元山包也是郁郁蔥蔥,只不過,元山包的山勢顯得較張陰山弱一些。
     雙龍橋村最為古老的是雙龍橋,該橋始建于何時,當地無人說得出。“原來村里的老支書和老主任對這座橋的歷史最清楚,但兩位老人過世了。”60多歲的村民何大樹說,“別看橋下的河水平時顯得十分溫順,一到漲水季節可有些嚇人。”歷史上,漲水時,這條河就阻隔了兩岸村民通行。
    “65年前,我嫁到雙龍橋村時,就是從雙龍橋通過的。”當地85歲的村婦杜維章介紹,聽她父親生前說,這座橋當年建成后,她曾祖父踩橋(相當于剪彩)后開始通人。杜維章所說當年是100多年前。
     老人回憶,這座橋是當地村民在她曾祖父任現在鳳鳴一帶保正(相當于現在的鄉長)時修建的,橋建成后,當地村民請她曾祖父踩橋后才正式通行。照此推算,該橋的修建年代大約為清道光年間。
    雙龍橋由條石拼成,兩條石龍順著河水盤踞在河上,身子馱著橋面,龍尾呈搖擺狀。龍頭由漢白玉雕刻而成。

    一座再普通不過的村子小橋,為何要修得如此規模、橋身還得用兩條龍身拱起呢?在當地人心里至今是個謎。

斑竹林孕育“草莽皇帝”?
    兩人騎、三人騎自行車不時穿行于雙龍橋上,橋頭上的漢白玉質地的龍頭,在春光下顯得充滿生氣。
    這是當地農業觀光旅游帶來的一幅幅畫面。當天雖然并非周末,但來自成都、南充各地的游人,或趕公交車、或自駕游來到雙龍橋,領略當地觀光農業的美景。
    當年的雙龍橋并非如今的模樣。杜維章回憶,她出嫁時的雙龍橋,橋身由兩條石龍托起,龍頭昂揚向上,張牙舞爪,八面威風。當年有詩描寫該橋:水往飛鳳爭地穴/齊向雙龍水滔滔/愚公積善有余地/煥然一新雙龍橋。
    杜維章說,寫下這首詩的,正是她的曾祖父。“當年曾祖父受村民邀請給橋題的詩。”杜維章說,從詩的意境中可以讓人想象當年,漲水時節,滔滔河水直撲雙龍橋而來,在橋身的約束下,順著河道直奔遠方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橋身逐漸變舊,一位善人出資修復了此橋。
    順著村道路走向張陰山,山腰處有一片灌木林。當地人介紹,歷史上,這里曾生長著一片斑竹。故稱“斑竹林”。“斑竹林”上面的張陰山頂,曾建有一座白山寺,寺廟規模很大,柱子需四五人合抱。早已毀損的白山寺給當地人留下的故事,隨著歷史的逝去,旱已支離破碎似不復存在,唯有“斑竹林”那段近似荒誕的傳說,至今仍留存于當地村民的心中。
    相傳隋朝年間,“斑竹林”處住有一農婦。到了生育的年齡,該農婦懷上孕。隨著產期的來臨,一則消息不脛而走。當地人盛傳該婦人懷上龍種,并猜測龍種今后長大成人,將成為一代草莽皇帝。
    消息最終傳入朝廷,皇上十分生氣。傳令手下尋找到這位婦人,定將“龍種”消滅于降生之前,以免日后其篡奪皇位。隨后,一隊朝廷兵馬來到雙龍橋,并尋找到這位孕婦,將其殺死,而孕婦腹中胎兒,也隨母親而去。故事的真假已經不得而知,留給后人的只有大家茶余飯后的口口相傳。

傳承至今的九宮八卦圖
     從雙龍橋穿過往雙龍橋村深處走去,一片片整治一新的梯地,如同一張巨型地圖。一座小山包下,一塊塊青石板砌就的八卦圖,躺在山坡上分外醒目。
     6年前,臺灣一位姓林的商人,來這里考察后,即被當地的地貌吸引。“這里的風水文化很不錯,搞觀光農業對游人將產生巨大吸引力!”當年夏天,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,該林姓商人決定投資這里,大搞旅游觀光開發。
     “其實,當年那位林姓商人來這里走上一圈后,最看中的就是元山包。”何貴雄說,元山包山不大,其形狀很像一只烏龜。山包四周伸出部分,就像烏龜的四只腳。在當地,一直流傳著“金龜下海”的傳說。但“金龜”在哪,“下海”又在哪。現在村里沒人說得清。村民們普遍認為,“金龜”就是元山包。
     上個世紀80年代,當地一何姓村民,來到元山包下修房子,到元山包采石時,用炸藥將山包炸開,當地人認為,此舉對元山包的風景多少有些破壞。豈料,在來自臺灣這位林姓商人的看來,元山包依然有很大的開發空間。
于是,這位林姓商人就在元山包附近,著手開建“九宮八卦園”,利用現有地勢、地形,依山而建具有風水文化符號的觀光園,在里面種植不同品種的玫瑰,一方面用于觀賞,一方面收獲并提取玫瑰精油。
     在“九宮八封園”對面,村里依托引資開發,正在加緊修建一農耕文化景觀臺:景觀臺居高臨下,將四周上千畝玫瑰園盡收眼底。景觀臺上將修建瀑布景觀,從雙龍橋河抽上景觀臺的水,順著景觀臺寬大的臺壁,在二三十米自然落差的作用下,向下傾瀉,從而形成一道人造瀑布。
    “利用雙龍橋‘九宮八卦”地貌,村上規劃,在雙龍橋旁,修建一座‘雙龍湖’。”楊睿說,今年3月下旬,我省第六屆鄉村文化旅游節在西充開幕,雙龍橋將設置分會場,到時,來自全省業界的同仁,以及眾多游人,將看到一個具有豐富風水文化元素的雙龍橋。
微電影聚焦別樣雙龍橋
    記者踏訪這里時,正值中法合拍電影《夜孔雀》劇組人員下榻村上的酒店。“兩周前《夜孔雀》劇開機時,村里成百群眾跑來看稀奇。”何貴雄說,作為村干部、他活了60歲還是第一次目睹拍電影的場景,更不要說其他普通村民了,大家看見了很多平時在電視上才能看見的明星,十分興奮。
     《夜孔雀》劇組以雙龍橋村為原點,兩周以來相繼前往西充仁和鎮、西充化鳳山拍戲。前者的文化歷史悠久,場地適合取景;后者系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張獻忠殉難地,具有豐富的人文文化。
     “劉亦菲、劉燁、余少群等一批知名演員齊聚我們這里,讓雙龍橋村多少有些風光。”楊睿說,不過令人有些遺憾的是,由于他們拍戲匆忙,而且十分保密,村民們都沒有能近距離和明星們說說話。

返回頂部

新浪微博
@愛西充旅游網

微信公眾號
愛西充旅游網

印象西充 景區大全 玩轉西充 人文西充 節會活動 客戶端下載

技術支持:成都涵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        媒體支持:指途旅游網

版權所有:西充縣旅游局        旅游咨詢電話:0817-4201940        蜀ICP備13027066號-2

亮瞎你先生电子游艺